★ンThink

你只是输给了自己的不妥协

美丽阅读:


“想结婚的就去结婚,想单身的就单身,反正到最后你们都会后悔。”这句话的杀伤力在于,看似自由的选择,最终总迫于无奈。


那个冷静的旁观者呢?她正在等待,一种不做出任何决定的静止状态。有时候,这种状态可能纠结着,却在回首时发觉它的美好。因为你有无限的可能,因为你不必进退。


等待,我们都曾有过,不知结局,去留两难,它会让身在其间的人备受折磨。可你无法回避,不能跨越,作为某一阶段的关键词,它视若无人地顽固存在。


你打电话约他,提前好几天,而到了约定的那天,他突然说,我先去见几个朋友。第二次,你再约,他既不拒绝,也不确定时间。第三次,他答应了,却告诉你他得先去参加一个活动……在他的日程安排里,你总是处于“等待中”。


是的,你只是别人的备选,对方既不想放手,也不努力争取,貌似将选择的主动权交到了你手里。而你之所以纠缠其间,亦是不愿决然转身,从此离去。


并非一开始就能认定谁是谁的唯一——况且,这世间的“唯一”如此稀缺。有时,选你或选她,走这条路或那条,不是深思熟虑,早有定论,很可能只是偶然间,一念之差。


在无法确定自己或别人的选择之时,你能做的恐怕只有等待。所谓的时间自会告诉你结果,不是因为时间是智者,而是它像滤网,过滤掉那些并不重要的细枝末节,让真正重要的东西沉积下来。有些人和事,你慢慢地就不会那么介怀。遗忘大抵就是如此,不是真的忘记了某个人,而是他的存在,不再能干扰你的生活。


等待的冷酷,不在于它可能给你一个并不想要的结果,而是你原先视若珍宝的东西,突然变得无足轻重。你会觉得曾经的痴迷是如此可笑,怀疑当初的执着到底有没有意义。


真正能被接受的,只是我们想要的爱的方式,而不是对方想给予的。隔着西餐厅的落地玻璃窗,你突然瞥见他们低语着缓步走过。他没有像你所希望的那样步履从容,那件衬衫,也不是你喜欢的颜色。是啊,曾经的他依然是他,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样子。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,毫无怨言地接受了这一切。


有时候,决定权不在你的手里,衡量的标准是对方愿意接受什么。他选择的,是他想要的那种爱。而你想要的,是和他比肩而立,作为一个才情相配的伴侣,和他一起走在台前。你可以一眼看出品质的优劣,你不会不加判断地崇拜,你不甘心以“某夫人”的名义站在幕后,你对那些虚情假意一目了然。你要心意相投,貌似低调的背后,其实是骄傲和不屑——不争,不强求,不妥协。


如此,你也就很难满足对方的要求,以他所要的方式爱他:适应他的虚荣,包容他的自私,接受他的怯懦,对他的怠慢不以为意。


不必愤怒,你并非输给了某个人,而是“输”给了自己的不妥协。接受不了别人的坏,也就享受不了别人的好。你确实“真心真意地等过”,等待的过程,并非为了他人做抉择,而是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又能给别人什么。


有人愿意为爱而放弃自尊,有人宁愿孤独也要保全自我。我们对彼此的认知并不相同,不然,也不会说:你若懂我,该有多好。要对方以我们想要的方式去爱,同样,我们也需要考虑,能否给对方所要的。有些时候,给不了你,或者给不了他,并不是失败,只要你真的知道,哪些对你而言无法放弃。(冯雪梅)




冯雪梅


资深媒体人,专栏作家。



评论

热度(127)

  1. 大哥大醉书生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杨贵妃妃醉书生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我是小马甲你咬我啊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肉丸子獨居日記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dasheng.pop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★ンThink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蚂蚁牙子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心灵鸡汤,说的好
  8. 湮夕沫美丽阅读 转载了此文字